【尋找共和國同齡人】劉俊:用花燈和歌舞歌頌黨的好政策
2019-06-19 11:08:51      來源:昆明信息港

“尋找共和國同齡人”大型主題采訪,重點聚焦1949年出生的70歲公民,通過講述他們的故事、家庭和家鄉的故事,謳歌新中國成立70周年的巨大成就,反映時代變遷和家國變化。

昆明信息港將結合自身優勢,充分利用城市門戶網站、微博微信、彩龍社區等多平臺,以全媒體的表現手法,生動、立體、全面的展示“共和國同齡人”的故事。

如果您身邊有共和國同齡人,請跟我們聯系。

網友可以在彩龍社區征集活動貼下跟貼,留下“共和國同齡人”的線索;也可以直接在彩龍社區發貼,選擇“共和國同齡人”標簽,講述他們的故事。

聯系方式

采編中心電話:0871-65390101

采編中心郵箱:[email protected]

彩龍社區征集活動貼

昆明信息港在尋找你——“共和國同齡人”-彩龍社區

人物簡介:

劉俊

1949年5月20日出生,共和國同齡人,嵩明縣計生委老干部,現為嵩明縣老年大學教師。

精彩語錄:

“我們國家的發展確實不得了,以前根本不敢想能用上電燈電話,還能開上車。”

——劉俊

劉俊 記者李春銘攝

劉俊。記者李春銘/攝

劉俊家有三十多件樂器,他幾乎都會一點。七十年代,村子里文化生活單一,有樣板戲看已經很不錯;那時他二十歲出頭,在花燈團拉二胡。

如今,他已70歲,在老年大學教二胡。

“我們年輕那會沒什么文化生活,樂器都是自學。”劉俊剛下課,正在收拾他的提包:“七十年來國家的變化天翻地覆,以前想都不敢想能有現在的生活。”

地震房子裂開看到星星,日子還算過得去

小河底村在昆明市嵩明縣楊林鎮,一條清澈的河流蜿蜒而過。

1949年5月20日,劉俊在一個普通家庭出生。他有兩個姐姐一個哥哥,母親是老實巴交的農民,盤弄著家里的幾塊地。父親曾到昆明西山的一戶人家做工,哪里爛了就幫著修修補補,賺得一點辛苦費勉強支撐家用。

五十年代初的日子大多相同,一年一套衣服補了又補,飯里沒有油葷,過年也吃不上肉。伙食團把洋芋連著皮剁細了,摻著雜糧或包谷一起蒸,再煮一大鍋湯,丟幾片菜葉子。

劉俊的父親不知從哪帶回兩只兔子,想改善一下生活。當時劉家住著簡陋的土基房,一間用來睡覺,另有一小間算作廚房。兔子養在廚房里,灶臺也是用土搭的。劉俊還記得狡猾的兔子在灶臺旁打了許多小洞想逃出去,引來二十多只小銀鼠。

劉俊的小學畢業照 記者蘇雯芊翻拍

劉俊的小學畢業照。記者蘇雯芊翻拍

一天晚上,劉俊躺在床上準備睡覺,突然感覺地震。頭頂的墻震得裂開,隨著震波一攏一合,他透過裂縫看見了天上忽明忽暗的星星。“那個房子啊,破爛不堪。”劉俊對過去的居住條件印象深刻。

1959年,吃不飽的日子來了。伙食團沒有洋芋摻雜糧,也沒有菜葉子,只有熬一鍋稀飯,每人用大瓢深深舀上一瓢。看著滿滿一大碗,實則無法給人提供下地干活的力氣。許多人營養不良,得了腫瘦病(營養不良性水腫)。

幸得小河底村的那條小河,即使日子再困難,劉俊也可以挽起褲腳去撈魚摸蝦。捉到一些黃鱔、泥鰍、小魚,拿回家用鹽巴煎一煎。

日子還算過得去。

取蛇皮扯馬尾做二胡,日子有音樂流進來

讀小學時,劉俊對二胡產生了濃厚的興趣,當時沒有條件接受專業培訓,甚至連一把二胡都沒有。

劉俊把黃梨樹砍下做桿,取蛇皮做琴皮,再去山里找些野竹,用火燒一燒彎成弓。等到村里趕集的時候,他悄悄跟在馬匹斜后方,趁牽馬的人不注意,用力扯下幾絲馬尾,漸漸湊夠了弓毛。

劉俊上課用的二胡 記者蘇雯芊攝

劉俊現在上課用的二胡。記者蘇雯芊/攝

二胡有了,沒有老師怎么辦?劉俊找來一本著名演奏家劉天華編寫的教材,仔仔細細把每個音符抄下來。每天夕陽西下的時候,小河底村都會有二胡聲傳來。

1968年,公社組織宣傳隊演樣板戲。那會劉俊剛讀了一年中學,輟學在家幫忙挖黃蘿卜。“那會的黃蘿卜好得很,又水又脆。”

劉俊聽見宣傳隊演出的消息,他也跟著大隊,一個村接一個村地演戲唱燈。從落水洞、石子河、龍潭坡,到螞蟥井、鹽槽、花窩村……都有他們的身影。

“那會兒沒有其他文化生活,宣傳隊能去村里演出算很不錯了。”

許多老照片保存完好 記者蘇雯芊攝

許多老照片保存完好。記者蘇雯芊/攝

村里到了晚上一片漆黑,等到大隊來巡演的時候,照明用的都是打氣燈。燈座下面有個打氣的活塞,往裝煤油的儲油罐里打氣,石棉網的燈芯點起來白亮得很。演的過程中還要有人接著打氣,以保持燈內的壓力。

大隊演到了花窩村,連打氣燈都找不到,劉俊記得:“只能用下洞子的煤石燈,拉根鐵線,四五盞掛在一起,就那樣演給他們看。”

1970年,縣上來了幾個人調研,看見劉俊會拉二胡,而且嗓子不錯,就把他調到嵩明縣花燈團工作。最初月工資19塊錢,其中有6塊是伙食費,一個月下來省不了多少錢。

買了單車還結了婚,日子已經不愁吃

清早,燕子開始嘰嘰喳喳筑巢的時候,劉俊已經起來練基本功了。花燈團沒有排練房,團員們都是站在走道上,把腳抬到窗邊拉筋。

團長是個直性子,看見團員訓練條件艱苦,大腿一拍就決定建磚混結構的排練室。大家分工合作,運石頭拉石灰,建六間房子花了500塊。后來花燈團有機會去曲靖交流,對方十分羨慕,劉俊模仿人家的語氣說:“喲,嵩明縣花燈團還自己蓋房子!”

當時的嵩明在劉俊印象里,城區范圍只有三平方公里那么大。從縣城回楊林的路上幾乎看不到汽車,一天到晚只有兩三輛經過。

為了方便回家,劉俊省吃儉用,工作一年后花160塊錢買了輛二手的永久牌自行車,每到放假就回去幫忙做活。

劉俊和陳樹仙翻看老照片 記者蘇雯芊攝

劉俊和陳樹仙翻看老照片。記者蘇雯芊/攝

1975年,劉俊和曾經的小學同學陳樹仙結婚,在公社上與六十多對新人一起舉行集體婚禮。劉俊穿著特意用陰丹藍布做的衣服,買些香煙和瓜子請大家吃。幾個朋友到牛欄江撈上來許多魚蝦,炸得酥脆。就這樣簡單吃頓晚飯,婚就算結了。

公社提供了兩間磚混結構的小房子,十多平米,劉俊和陳樹仙就住在這里。墻上貼滿報紙,沒有衣柜也沒有像樣的家具。

劉俊有時會和陳樹仙一起邊拉邊唱 記者蘇雯芊攝

劉俊現在仍會和陳樹仙一起邊拉邊唱。記者蘇雯芊/攝

住房雖然緊張,但是從包產到戶開始,家里種了足夠的水稻和玉米,還養了幾頭豬,工資也漲到42塊,吃飯已經不成問題。

花燈團的房子拆了,那地方重新建起一棟大樓作為嵩明縣政府。

1986年,劉俊分到嵩明縣計生委。那時,中國城鎮住房制度改革取得重大突破,掀起第一輪房改熱潮。劉俊分得七十多平米的房子,三室兩廳。不過什么家電都沒有,他自己做了躺椅、茶幾、柜子、桌子和衣柜。

工資也從四十多塊,漲到幾百幾千。劉俊在計生委一干就是16年。

劉俊在計生委時的工作照 記者蘇雯芊翻拍

劉俊在計生委時的工作照。記者蘇雯芊翻拍

退休后在老年大學教樂器,日子不僅是溫飽

2002年,劉俊從計生委退休,嵩明縣老年大學聘請他當老師,教二胡和薩克斯,同時還是老年大學樂隊領隊。

每天早上九點,劉俊都會準時帶著水杯和樂器盒走進二胡一班,教室里已經有十多位老人坐好等待上課。一天下來,劉俊要講四個小時,他的杯子里常常泡著枸杞和菊花。

不止會拉二胡,劉俊還會彈琵琶、吹雙簧管、吹長號……而且都是自學成才。劉俊家里隨處可見樂器,光琵琶和二胡就各有三把。半年前,他買了一只單簧管,又想自學。他有時間就會和妻子一起邊拉邊唱,日子過得有滋有味。

劉俊在老年大學教二胡 記者蘇雯芊攝

劉俊在老年大學教授二胡。記者蘇雯芊/攝

“現在的生活好了,以前哪有條件學樂器。”劉俊經常把這句話掛在嘴邊,“我在這兒教了十多年,也是希望退休生活能發揮點余熱。”

今年,劉俊的70歲生日悄悄過了。從苦日子過來的人,不習慣大肆慶祝。用他的話來說:“平時吃那么好,天天都像在過年過節,根本不在乎生日吃什么。”

劉俊現在還保留著一些過去的習慣,雖然已經住上了嵩明城里的大房子,他還是在楊林老家種了些小米菜、玉米、癩蛤蟆菜。有時間就回去看看,吃粗糧和野菜。

劉俊家中擺放著許多樂器 記者蘇雯芊攝

劉俊家中擺放著許多樂器。記者蘇雯芊/攝

對于現在的生活,他似乎還是覺得不可思議:“我們國家的發展確實不得了,以前根本不敢想能用上電燈電話,還能開上車。”

劉俊感嘆七十年來的變化天翻地覆,他帶領老年大學的學員們,每年演出的時候用花燈和歌舞的形式,歌頌黨的好政策。這群從窮苦日子過來的老一輩有共同的話題,也有共同的感受。對于如今的好日子,他們心懷感恩,并十足珍惜。(昆明信息港 記者蘇雯芊)



編輯:錢嘉榀 責任編輯:徐婷

廣告熱線:(0871)65364045  新聞熱線:(0871)65390101

24小時網站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871-65390101  舉報郵箱:2779967946@qq.com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53120170004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ICP):滇B2-20090009

平码3中3免费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