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博物館到尋常百姓家 他們在探索云南“漆與茶”的傳承
2019-06-19 21:13:26      來源:昆明信息港

昆明信息港訊(昆明日報 全媒體記者李思凡)在云南省博物館近期舉行的2019第五屆國際漆藝邀請展中,一組由63枚漆盒構成的名為《味道的承載》的作品,成為最“吸睛”的展品之一。

“63枚漆盒中,有國家級工藝美術大師薛曉東先生制作的1枚鳳盒,‘中國工美大工匠’比賽冠軍楊晉鏨刻、何曉枚和謝驥權制作的32足銀胎大漆納丹盒。”《味道的承載》組織者戴路說,63枚漆盒制作最短耗時九個月,最長耗時近兩年。

自古云南產“漆、茶” 技藝傳承卻遇瓶頸

一塊塊陳年普洱茶膏,陳放在63枚大小各異的漆盒里,這是戴路將這組作品命名為《味道的承載》的原因,“薛曉東先生制作的鳳盒中,是一塊重約1.8公斤、使用漢磚鳳鳥圖案進行重新熏制再塑的陳年普洱茶膏。為承載上世紀九十年代仿制故宮‘御貢茶膏’而設計的足銀小盒,尺寸一寸見方,借鑒游牧民族常用的納丹盒器型,并運用鏨刻淺浮雕的工藝手法與大漆工藝相佐。”戴路說。

《華陽國志·巴志》記載,巴王向周武王上貢的貢品中,除“五谷六畜”“桑蠶麻纻”“魚鹽銅鐵”,還有“丹漆茶蜜”。自古云南產“漆、茶”,戴路希望通過以大漆漆盒承載陳年普洱茶膏這種古時國禮的方式,在實踐“大漆,要用起來”理念的同時,也彰顯云南傳統文化與藝術精髓。

曾多次到怒江、騰沖等地考察的世界漆文化會議議長大西長利說:“中國有很多采集漆原料的地方,但在云南可以采到中國最好的漆原料。從自然環境角度來說,云南應該在全中國排第一名。”

中國是天然大漆的原產地,世界上99%的天然大漆產自中國,“云南擁有得天獨厚的漆樹資源,2000年前就有昆明宜良縣附近種植漆樹的記載,現在昭通鎮雄、怒江等州市也有大規模品質較高的漆樹種植。”云南田雪漆工藝藝術研究院負責人田雪說,云南還出土過一批珍貴漆器,其中清代彝族漆器的代表作皮胎漆葫蘆被故宮博物院收藏。根據沈德符《萬歷野獲編》史料記載,唐代時,“云南漆織諸藝,甲于天下”;元代時期,云南走出了一批技藝高超的漆藝巧匠。

盡管云南擁有適宜漆樹生長的自然環境、悠久的漆器制作歷史,目前云南卻難覓專業產漆、割漆的企業,甚至種植漆樹的農戶也越來越少,漆器制作更是日益式微。究其原因,主要是漆器素以“百里千刀一兩漆”著稱,走百里路、在漆樹上割千刀,才能得到一兩生漆,加之制作工藝繁瑣且成器保存難度頗大。

在戴路、田雪看來,一項技藝只有能在生活中用到,才有價值,也才能傳承、發展和延續下去。這也是為何中國是最早使用漆器的國家,但真正聞名世界的漆器大國卻是日本的原因,“只有越來越多的人,特別是年輕的人們認識、了解并喜歡上漆器,古老的中國漆藝才能煥發新的生命力,迎來下一個鼎盛時代。”

培育消費市場、形成產業鏈是王道

如何讓漆器從藝術品成為日常用品,真正被“用起來”?戴路想到了同樣在云南擁有悠久的歷史文化傳承、精湛的傳統工藝技法,但在現今生活中卻鮮見的普洱茶膏。

《莊子·人世間》有“漆可用,故割之”的記載,天然生漆具有防腐蝕、耐酸、耐堿、防潮絕緣、耐高溫等,因此用具有良好封閉性的漆盒來陳放普洱茶膏,有利于茶膏的保存。為此,自幼隨父輩習茶的戴路,多次到云南考察,挖掘云南傳統文化技藝中“漆與茶”的結合妙用。2016年,他倡議的“弘揚大漆與茶膏傳統文化技藝”得到中國當代大漆藝術泰斗喬十光和其女兒、中央美院教授喬加的支持,并制作完成《味道的承載》。

“‘讓更多人用起來’是對傳統文化技藝的最好傳承與弘揚。”戴路說,在這一過程中,培育“漆與茶”消費市場至關重要。2019第五屆國際漆藝邀請展是《味道的承載》的首次公眾亮相,戴路希望展覽讓更多人認識大漆、認識普洱茶膏。

戴路也認為,云南“漆與茶”的自我造血,必須要走產業化之路。“漆盒、茶膏的制作周期較長,尤其是漆盒全部為純手工制作,可以說既慢又沒有量。而日本的漆器制作則已形成分工明確的產業鏈,一件漆器從成型到完成,由木工、涂(漆)師、蒔繪師分工合作。”

如何既實現標準化、規模化生產,又保持云南“漆與茶”技藝的精髓,在確保產品品質的同時,大幅提升生產效率,是“漆與茶”產品走向尋常百姓家的必由之路。

大西長利說,30年多前他到云南省博物館老館參觀時,一件流傳久遠的彝族漆器給他帶來很大觸動,“云南漆器有深厚底蘊,希望云南漆藝能和世界漆藝網聯到一起,告訴全世界,云南也在做漆文化、漆藝術。”

編輯:俞逍 責任編輯:徐婷

廣告熱線:(0871)65364045  新聞熱線:(0871)65390101

24小時網站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871-65390101  舉報郵箱:2779967946@qq.com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53120170004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ICP):滇B2-20090009

平码3中3免费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