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報:昆明“滇池衛士”陳嘉佳—— “寧愿得罪人也不能得罪滇池”
2019-06-20 07:55:39      來源:人民日報

201906200441242691

陳嘉佳在滇池永昌濕地巡河,槳板上的竹籃用來裝垃圾。湯洪偉/攝

?輕盈的槳板劃開碧藍河面,濺起片片水花。河水清涼,微風習習,兩岸披翠,長空如洗,從河道上看風景,別有一番韻致——槳板上的陳嘉佳和隊友,也成了岸上人眼里的風景……

?原來,陳嘉佳他們不只是玩槳板,還是“市民河長”,正在巡河呢!揮槳前進,陳嘉佳說:“劃著槳板也能護河,河里有些情況在水面看得更清楚。”

?陳嘉佳從2012年開始玩皮劃艇,劃遍了滇池和出入河道。今年初,云南省昆明市啟動新一輪“滇池衛士”志愿服務,聘任了百名“市民河長”,陳嘉佳名列其中。他們一般周末休息時巡河,一月兩次。

?巡河要留意“水底下、橋底下和樹底下”

?早上9點多,吃上兩個“燒餌塊”,陳嘉佳就和隊友高瑞辰、伏肖下河了。

?陳嘉佳和昆明一幫水上運動愛好者成立了“大風俱樂部”,“大風”本來是瘋玩的意思。俱樂部里有沖浪艇、皮劃艇和充氣槳板,陳嘉佳跟記者聊起活餌救援、滾水壩和上岸風、離岸風,專業詞匯一套一套的。

?爬上槳板,陳嘉佳告訴記者,巡河要留意“水底下、橋底下和樹底下”。水底下可能有“地籠”,橋底下會暗藏抽水機,樹底下藏著非法捕撈設備。

?陳嘉佳說起他的“巡河經”:這段河道主要問題是釣魚的人多;下一段河道經過小吃店、飯店多,要注意河道里洗餐具或者拖把的;再往下兩邊是居民區,會有人非法抽水洗車或澆灌庭院花木……

?槳板來到小區邊河里,因為沒有地籠,釣魚的人少,魚兒成群自在游弋,時而躍出水面。陳嘉佳指給記者看:魚兒多食量大,你看水草就長不起來,省了雇人打撈水草的錢。他還說,評價河道治理效果,光看水清不清不夠,還應加上水生動植物這條。

?開門治河,才是長久之道

?正午時分,高原的陽光火辣辣直撲下來,突然,前面出現了情況——水面呈一團乳白色,槳板加快了速度。

?果不其然,這片水域散發出一股刺鼻味道,像是剛被人傾倒了什么。陳嘉佳很是氣憤,他指著岸上的一道暗門說,“門道就在那里”。岸上的小區被鐵絲網隔離,有人卻開了個角門。“我們以前就發現舉報過,但這個角門一直沒封上”,陳嘉佳說著掏出手機拍照記錄定位,向“網格滇池志愿者”平臺舉報。一路下來,他已舉報過兩次:河道里還有“地籠”,橋下的建筑垃圾沒清理干凈。

?“網格滇池志愿者”平臺是專門為市民舉報開辟的,涉及危害滇池的行為都管。陳嘉佳說,你看我手機上的舉報記錄,基本都是“已辦理”。不過他也跟記者聊起困惑:如今鐵腕治污,一些地方似乎走過了——不許市民親近水,把河道之治變成部門之治。一次有執法人員問他:志愿者有什么權力到河面查看“地籠”?

?滇池連著昆明人的記憶和情感,自然是大家的。陳嘉佳他們常在水里運動,經歷了好多河道從黑臭到清新的轉變。經過20多年不懈治理,滇池水2018年恢復到Ⅳ類水質。陳嘉佳說,真正發動市民“開門治河”,由政府的事變成“社會共治”,才是長久之道。“有千萬雙眼睛盯著,有千萬個腦子想著,河道的問題不難解決”,他說。

?長年在水上漂,對水有感情

?夕陽灑落永昌濕地,遠處的西山睡美人披上金邊。陳嘉佳和隊友們來到了永昌濕地。他們眼光向下,仔細探尋水底——他們在找“地籠”。

?原來,永昌濕地許多地方以前是魚塘,附近村民祖輩也是漁民。隨著滇池治理不斷推進,魚塘被改造成濕地,也不允許捕魚了。但有人半夜偷偷把一二十米長的“地籠”沉入水底,大小魚兒只要鉆進去,保證有去無回,故又稱“絕戶籠”。這些“地籠”借助水草“掩護”,岸上不易發現,站在槳板上就一目了然了。

?4月25日,昆明市滇池管理局等部門,在永昌濕地、船房河、西壩河集中整治,一天打撈起近百個違禁漁具。這次行動,源自志愿者們的舉報,讓“網格滇池志愿者”名聲大噪。這次巡河,陳嘉佳又到永昌濕地,看“地籠”反彈沒,他說這是發揚“釘釘子精神”。

?“長年在水上漂,對水太有感情了”,陳嘉佳說,“當了市民河長,就要膽大心細盯住不放,寧愿得罪人也不能得罪滇池!”


編輯:曹月 責任編輯:徐婷

廣告熱線:(0871)65364045  新聞熱線:(0871)65390101

24小時網站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871-65390101  舉報郵箱:2779967946@qq.com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53120170004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ICP):滇B2-20090009

平码3中3免费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