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富國受傷1年后:一次打60針 被子仍疊豆腐塊
2019-11-08 08:14:11      來源:央視新聞、人民日報

“掃雷的長征路剛剛結束,要開始新的長征路,這條路上,自己是自己最大的敵人。”

這是一個傷痕累累的身體。

肉眼可見的是從脖子到肩膀、到腹部,再到大腿,凌亂分布的幾十條傷疤,粉紅色的凸起與褶皺,像蚯蚓一樣,爬滿了軀干。他的眼睛完全失明,眼球被摘除后戴上義眼片,長時間隱藏在墨鏡之下。兩只手已經截肢,小臂僅剩二分之一,甩動空空的袖管成了慣常動作。

201911071504472HE3P6m

2019年10月24日,重慶西南醫院康復樓,杜富國正在用輔助具吃飯。(攝影 李凱祥)

身體屬于掃雷英雄杜富國。2018年10月11日,27歲的杜富國在執行掃雷任務時,一枚加重手榴彈突然爆炸,他渾身是血,被抬下雷場。

時隔一年,失去了雙眼與雙手的戰士正在慢慢適應新生活。為了康復與生活自理,他大大小小的手術做了無數個,先后使用了十幾件假肢等輔助工具。

從練習獨自穿衣吃飯,到鋪床疊被,再到寫字,他經常說,“掃雷的長征路剛剛結束,要開始新的長征路,這條路上,自己是自己最大的敵人。”

接受現狀,只用半個月

在病房,他開心地介紹,自己現在的三個好朋友:小愛、小度、天貓精靈,這都是好心人送過來的。他在上面聽歌、聽書,國防和軍事類是最喜歡的。聽聽軍營那些事兒,成為杜富國貼近軍旅生涯的另一種方式。

回憶過去,他毫不避諱眼睛這個話題,他說:“我以前視力可好了,100米、200米打靶每次都中,隨便一打就是優秀。”

20191107150447RUV22Vm2

杜富國(左)排除了1枚反坦克地雷(攝影 楊萌)

負傷后剛蘇醒時,他還不了解自己的傷情,旁人也不敢告訴他,小伙子樂呵呵保證,得多吃點有營養的,早點回歸雷場。

現在,回憶起那次使他失去雙眼和雙手的爆炸,杜富國說自己從來不后悔,“我受傷后,半個月就接受自己了,我不后悔,如果后悔就接受不了自己”。

20191107150447E8XTLTm3

南部戰區陸軍云南掃雷大隊官兵在云南省麻栗坡縣老山西側壩子雷場,手拉著手徒步驗收已掃雷場(攝影 彭希)

洗漱穿衣,自己可以

早上六點半,位于重慶的西南醫院康復樓里,附近軍校起床號準時響起,杜富國從黑暗中醒來,然后在黑暗中摸索。 

衣服在睡前就擺放在固定位置,他挪到T恤的位置,先用鼻子蹭衣服,分辨正反面,有的衣服靠商標或者褲帶分辨,碰到前后一樣的,戰友就在正面別上個淺藍色的小熊掛件,方便杜富國分辨。

分清正反面后,杜富國用牙齒咬起衣服一端,伸胳膊,頭鉆進去,左右搖晃兩下就穿好了上衣。

201911071504474PUAE3m4

杜富國洗漱完畢后獨自穿衣(攝影 李凱祥)

失去雙手,他正慢慢熟練新的洗漱方式,用僅剩一截的右胳膊夾住牙刷,把牙膏從擠壓盒里擠出,牙膏總是沾不到牙刷上,他試了好幾次才成功。洗臉、擦臉、刮胡子,如今他都能用殘臂熟練完成。

失去雙眼和雙手一年后,如今杜富國已經能一個人完成日常洗漱穿衣。

用軍人標準要求自己

比起當兵時,杜富國的速度慢了太多,但他堅持用軍人標準要求自己。洗漱后他要疊軍被,先是繞著被子走一圈,用半截小臂把被子撫平,然后打出褶,小心翼翼,五分鐘過去,“豆腐塊”成型。再花十分鐘時間,把被子移到床頭,拉平床單。

20191107150447C1QTQVm5

杜富國按照軍人標準整理內務(攝影 李凱祥)

爆炸導致他的耳膜穿孔,聽力嚴重受損,如果在吃東西,那外界對他就是一片靜默,只能聽到咀嚼的聲音。

早上7時30分,杜富國準時吃早飯。右胳膊綁上一段樹脂做的假臂,前端是一個勺子形狀,他已經學會自己吃東西。吃飯的時候,他嚼得很快,吃完一些就停下來,豎著耳朵,聽聽飯桌上戰友們在說什么,不時問一句:“你們吃飽了嗎?”調整自己吃飯的速度。

201911071504475AWVDFm6

杜富國使用的義肢、輔助具及用輔助具寫的字。從左至右:美容義肢、第一代吃飯輔助具、第二代吃飯輔助具、第三代吃飯輔助具、寫字輔助具和盲杖輔助具。(攝影 李凱祥)

4根細長的針管拿到病床前,杜富國該打疤痕針了。

他的身體布滿了大大小小的傷疤。這些傷疤“有毒”,需要每隔半個月打一次疤痕針,“打到和皮膚一樣平就不用打了。”醫生說。 

臨近打針,護工和戰友都來到屋里,杜富國調皮地說:“打針的時候要來好幾個人,你猜他們干什么?來壓著我。”最難的是開始,傷疤硬硬的,護士只能用力往里面推針,疼得他直冒冷汗。

痛到極點,他嘴巴張到最大,眼睛緊閉,臉憋得發紅,忍著不讓自己喊出來,半截小臂忍不住翹起,肚子因劇痛吸氣而狠狠癟下去,露出根根分明的肋骨。

四根針管,整整60針,剛一打完,他緊張的表情一下不見了,笑了出來,露出潔白的牙齒。

練字學習,戰勝自己!

從去年12月21日來到西南醫院,他在這里度過300天了。杜富國現在已經可以自如上下樓梯,不用人扶。

回到房間,他拿出自己的平板電腦,那是為盲人特別設計的,可以把所有的按鍵與文字轉化成語音,杜富國已經可以用小臂熟練操作,他打開音樂,走到隔壁的康復室。 

康復師張鑫給他做康復訓練有一段時間了,每天上午、下午各一小時,主要活動他的手臂肌肉。他自己也在積極做康復訓練,光是吃飯的輔助器,已經換到第三個,越來越順手。

醫院為他配了一只機械手,可以做出“開、閉、旋”三個動作,對應“張開手、握手和轉動手腕”。眼下,他們正在調整這只“手”,4月份配的,但杜富國瘦了,需要再緊一緊臂圍。和受傷前相比,他瘦了20多斤。

2019110715044718CSD3m7

杜富國嘗試將智能手穿戴到胳膊上(攝影 李凱祥)

杜富國還學著靠盲杖走路,左中右三點定位,方便他以后自己去陌生的地方。剛練習使用盲杖不久,他還不能完全熟練,有時候會去抓一下身側的醫生,需要感受到別人的存在,這樣讓他“有安全感”。

他也在練字,在右邊小臂上綁住一支筆,靠左邊的小臂定點起筆,如今已經能寫出自己的名字,寫出“不忘初心”等不少字。幾乎每天,他都要練上一個多小時,左臂被涂得黑乎乎一團。

杜富國在嘗試學習各種各樣的新事情,雖然還沒拿準以后究竟要干什么,但他心里一直有股勁,“我總是要做點什么的”。

20191107150447SW5JAUm8

杜富國在技師的指導下接受體能康復訓練(攝影 李凱祥)

跑3公里只用13分鐘

杜富國進行康復鍛煉時,康復師指導他做平板支撐,每分鐘一組,他把雙腳改成單腳撐地,康復師笑著說,“富國,自己增加難度嘍。”

他迫不及待地想讓自己變更好,在反重力跑臺,一跑就是三公里、五公里,汗水打濕衣服。康復師介紹,他現在跑三公里,大概只用13分鐘,比一般成年男子速度還要快。

201911071504470WRAG6m9

杜富國在技師指導下接受反重力跑臺訓練(攝影 李凱祥)

每個剛接觸杜富國的人,都小心翼翼,怕不小心問到他的傷處,但他自己卻終日笑呵呵的。剛告訴他失去雙眼雙手時,醫院還專門安排了心理疏導,但沒料到,杜富國平靜接受了,還反過來安慰別人。

20191107150447ND32D4m10

杜富國體能康復訓練后滿頭大汗(攝影 李凱祥)

談到未來,他還不太清楚自己要做什么。能確定的是,他想留在部隊,做一份力所能及的工作。 

他形容自己過去走了一段掃雷的長征路,之后要走一段新的長征路,一切才剛剛開始。

致敬英雄!

杜富國,加油!

編輯:錢嘉榀 責任編輯:勞學麗

廣告熱線:(0871)65364045  新聞熱線:(0871)65390101

24小時網站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871-65390101  舉報郵箱:2779967946@qq.com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53120170004

增值電信業務經營許可證(ICP):滇B2-20090009

平码3中3免费公开